欢迎访问本网站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专栏
首 页工作动态文件精神基层活动先进典型交流心声
交流心声
当前位置: 首 页>>交流心声>>正文

梁维科:小《宣言》,《大火种》
2017-06-19 16:49 梁维科  公共课教学部 审核人:   (阅读次数:)

观看电影《大火种》是学校组织的一次党员学习活动。下午到场晚了点儿,整个学术报告厅塞满了人。走廊上流动的人群都睁大眼睛,希望能找到一个座位。我坐下了,望着可能需要站着观影的师生,竟然为自己寻摸到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座位感到些许幸运和高兴。原来我终究也是一个“小确幸”之人。

《大火种》是我看到校内通知后才知道的电影名字。观影中,还误以为“广饶”是江西的“上饶”,当听到演员浓郁的地方方言后才明白故事就发生在山东农村。整个影片没有渲染宏大的历史背景,只是倒叙地讲述了党和国家历史洪流中的一个“小”插曲,只是一“小”本初版《共产党宣言》在山东的一个“小”农村传播、扎根和传承的简单故事。无论是叙事还是艺术表现手法,影片都聚焦在“小”上,但却以小见大。忠良媳妇问大哥,吃了吗?大哥说:“没吃饱”。三个字,足以概括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农村生活,看似平淡朴实,却难掩真实与震撼。

1848年2月,印数仅几百册,只有23页的简装德文小册子——《共产党宣言》在英国伦敦瓦伦街19号的哈里逊印刷所刊印出版。之后《共产党宣言》在全球用30多种语言出版了近300多种版本。全中文译本来的稍晚一些。从十九世纪末《共产党宣言》的只言片语流入中国,到全本中文版的最终问世,经历颇多波折。最后,在《中国日报》主编邵力子的推荐下,由刚从日本留学回国,且精通日文和英文的陈望道承担起《共产党宣言》中文版的翻译工作。1920年8月,第一本《共产党宣言》中文全译本问世了。由于排版疏忽,书中有多处错字和漏字,甚至封面的书名《共产党宣言》也被错印成《共党产宣言》。影片中的那本《共党产宣言》就是这一“错版”。影片指出首印册数为200册,而学界大多认为是1000册。虽然自己也曾纠结到底那个更准确,但这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星星之火业已燎原。

“马大胡子”让受压迫和压榨的山东儿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,不断觉醒、觉悟,团结起来推翻旧世界,建立新世界。而这本《共产党宣言》就是能让百姓“吃上馍馍”的力量,就是盼头,就是动力。影片没有长篇宏论,有的只是简单、甚至是“不起眼”的“护书”故事,却反映出朴实的山东人民响应党的号召,不屈不挠、不怕牺牲、前仆后继的革命热潮以及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在广袤的齐鲁大地扎根、发芽和成长的艰辛历程。革命总是要有牺牲,子弹、屠刀和“穿心钉”没有吓退觉悟后的山东儿女,而是更加坚定了跟着党走的决心与信心。忠良媳妇和大哥媳妇是旧社会典型的家庭妇女,面对旧势力的屠杀毅然举起握紧拳头的右手,我宣誓!正义与光明让人无怨无悔。

影片结尾,青年在纪念堂内慢慢翻阅用生命和鲜血传承下来的初版《共产党宣言》。信仰的火种不会熄灭,一代代共产党人必将带领广大群众实现未来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。“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。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。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。全世界无产者,联合起来!”

当悲壮的《国际歌》再次响起,泪水浸满了双眼。大厅的灯光亮起,我快速低下头,循着人流挪出了报告厅。下雨了,仰起头,让夹杂着尘埃的淅沥小雨滴洒在脸上。感谢先辈们守护火种,我愿传承。

关闭窗口

 

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版权所有  
   技术支持:网络信息管理中心